男子铁链锁身赖医院病床近3年 被强执抬走

2015-02-11 09:20:42来源:京华时报T大T小

赖在医院近3年的陈某被法警抬上轮椅,带出病房。京华时报记者徐晓帆摄

现场 当事人拒出院铁链锁身

昨天下午2点10分,执行法官与法警们一同来到京煤医院住院楼,陈某躺在骨科病房34床上,5名家属在其身边或坐或站。看到法官进入,家属们情绪激动,与法官们撕扯起来。

陈某则躺在床上不断高呼:“我要治病!”为避免引起混乱,几名执行法官将家属分开并带到隔壁的房间谈话。与此同时,几名法警站在了陈某身边,对他进行安抚。当法警掀起陈某的被子时,所有人都被惊呆了,陈某的双手都被锁上了锁链,左手被锁在床头、右手被锁在旁边的一张病床上。

一名法警送来一个足有1米多长的巨型压力钳,几分钟后,陈某双手的锁链被剪断。此后,执行法官向陈某宣读了执行词。宣读期间,陈某情绪激动,不断地挣扎,并喊着:“我是受害者,找我的代理人。”宣读完执行词后,6名法警一同将陈某从病床上架起,将他放在轮椅上推出病房。

陈某用铁链将双腕锁在病床上。

法官多次到医院劝说均无效

此案执行法官王淑霞介绍,2011年8月29日,陈某因交通事故受伤到北京京煤集团总医院住院治疗,9月22日出院。同年10月11日,陈某因左腿肿痛再次入院治疗。经过近3个月的治疗后,医院认为陈某已康复,符合出院条件,并先后下发20多次出院通知,且于2012年7月18日为陈某办理了出院手续,未再对其进行治疗。但陈某称自己术后腿部有血栓,经常疼痛,无法伸直,认为医院应对其负责,仍霸占床位不愿离开。

医院无奈之下,将陈某诉至法院。去年12月10日,法院判决陈某腾退床位,陈某拒不执行,医院因此向门头沟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王淑霞说,执行法官到医院做过陈某多次工作,可每次去,他只有一句话:“你找我代理人。”然后戴上氧气罩,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一言不发。

王淑霞表示,强执后,若陈某再返回医院,法院将再次执行或采取拘留等相应措施。当天,陈某的妻子马某以及其代理人孙女士因涉嫌干扰执行被处司法拘留15天。

陈某的代理人阻碍执法,其子用手机拍照自称取证。

医院 不追究损失只求他离开

京煤医院门诊管理部主任张进颖称,血栓,是术后或者撞伤后的一种常见并发症,也可能与陈某长期卧床、运动少有关系,但他不理解,康复后仍霸占着床位不走。

张进颖说,医院多次告知陈某,也发过书面提醒,表示如果认为医院有责任,可以和医院谈,如果谈不妥可以找第三方调解,也可以做司法鉴定,按照法律程序解决,属于医院的责任医院肯定会承担,但陈某一直拒绝走合理程序。

“近3年了,他一直霸占床位,床位费至少有2万余元,我们没有收过他一分钱,而且还因此少收了许多病人。我们不去追究损失,只要他离开就行。”张进颖摇着头说。

陈某近3年未回家,一进家门,情绪激动。

门头沟男子陈某因交通事故受伤到北京京煤总医院进行住院治疗,待其康复后,医院先后20余次下达出院通知,但陈某称其术后腿部有血栓无法伸直,认为医院应对其负责,霸占病床近3年不愿离开。医院无奈之下,将其诉至法院。昨天下午,门头沟法院通过强制执行将其送回家中。

素描

坚守“讨公道”儿子婚礼都没去

法警们将陈某从医院抬出后,用警车将其送回位于门头沟孟悟村的家中。当法官打开大门的一刹那,原本振振有词的陈某突然情绪失控,呜呜地哭了起来。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告诉记者:“这3年我是含着泪过的,我没有离开过一次医院,没有洗过一次澡,连儿子的婚礼都没有去参加。”

“我怕我一出来,医院就不管我了,总要有人对我负责。”陈某反复念叨着这句话。

如果认为医院有责任,那为何不做司法鉴定,走法律程序呢?陈某说,“鉴定都是医院做的,我是一介草民,医院不可能给我真实的结果,我不相信他们,我也不相信法律。”

最后,在法官和记者的劝导下,陈某情绪慢慢平复了。最后,他表示愿意做鉴定走法律程序解决。

据其朋友王某介绍,陈某今年55岁,过去以养蜂为生,家庭经济条件一般。近3年来,陈某和妻子放弃工作,没有任何收入来源。他也劝过陈某不要继续执拗地住在医院,但没有效果。

责编:李梁

今日聚焦

热闻推荐

首页 电脑版 客户端 关于海外网

www.haiwainet.cn 京ICP备12041252号

28413391,.男子铁链锁身赖医院病床近3年 被强执抬走,.2015-02-11 09:20:42,.204082,.李梁,.midd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