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言诗”报告,不能止于悦耳动听

2015-02-14 09:25:06来源:红网T大T小

2月6日,在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该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李治以韵脚统一的“五言诗”格式作了一份长达6000字的报告,李治称:“我说的都是实话”。其在2014年已初次采用过这种形式作报告。(2月13日《新京报》)

此消息一出,便成为网络热点。教师出生的李治,曾任芮城县宣传部长,用“五言诗”作报告不仅前无古人,在很大程度上也充分发挥其写作的强项。网友对此褒贬不一。正方网友点赞“文风新颖,难得一见”;反方网友评论“五言诗,实为秀。形式特,尚可观。若广之,无人看”。而在笔者看来,用“五言诗”作报告虽是一种创新,能一改之前政府工作报告采用传统的、公式化的“八股文”文风,且悦耳动听,但是否有哗众取宠之嫌值得存疑。

一方面,写此报告在时间上“伤不起”。因写“五言诗”要求奇偶相配,且需要“一韵到底”,才能让音节富于音乐美。一个区的人大报告不是普通的个人总结,其涵盖了区政府的工作成绩,存在的问题、挑战机遇、下一步的工作重点等,如此多的内容要浓缩在6000字内,又要满足“雅俗共赏”的要求,就需要反复斟酌修改。此报告虽由李治酝酿起草,其在白天调研时走到哪写到哪,凌晨3时起床整理,但之后经人大班子反复讨论,常委多次征求意见,反复修改后才定稿的。从起草到定稿花费多少时间和精力,可见一斑。

另一方面,“五言诗”报告在表达上有局限性。因通常的报告都是文字加数据才能直观、完整的表达内容,好比网络上流行的“无图无真相”之说。工作报告应该直接陈述,并加以数据来说话,才能让人听得更明白。笔者兴趣所至,百度了此份洋洋洒洒的6000字的报告,发现其中不乏官话套话且缺乏数据,更何况有囿于格律韵脚的限制,有的细节难免画蛇添足,以满足“一韵到底”、悦耳动听的要求。

“五言诗”在历史上多用作抒发个人感情,而现代报告从白话再退回至古文,本身不值得提倡。人代会需要发出有正能量的声音,如果耗时费力的在报告形式大做“文章”,则有本末倒置之嫌。尽管写此五言报告的确不易,但首要的是应把工作做到实处,真正的为一方经济发展建言献策,为老百姓谋福祉才是人代会的职责所在。

文/晨风

责编:王敏敏

今日聚焦

热闻推荐

    首页 电脑版 客户端 关于海外网

    www.haiwainet.cn 京ICP备12041252号

    28427781,.“五言诗”报告,不能止于悦耳动听,.2015-02-14 09:25:06,.204133,.王敏敏,.midd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