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谈中国文化海外传播:“走出去”与“走进去”

来源:消费日报网 08-28 13:24

对谈一:中国当代文学的海外传播

2019年8月21日上午10点,应北京如学传媒有限公司之邀,作家雪漠与著名学者、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姚建彬教授,北京师范大学刘江凯副教授,中国教育图书进出口有限公司出口综合部主管经理高洁,做客第二十六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英文简称BIBF),进行了一场题为“中国当代文学的海外传播”的对谈,围绕当代文学的翻译、传播、推广、海外影响力、未来展望等方面展开了交流。

多年来,姚建彬教授一直致力于中国当代文学海外传播的研究,由他主编的《中国文学海外发展报告(2018)》是对中国文学在海外的发展情况进行的一次“普查”。

那么,中国文学海外发展最主要的趋势有哪些?对谈中,姚教授从四个方面进行了归纳和总结:第一,中国文学已走向了更多国家和地区。第二,科幻小说已成为中国文学海外传播的新名片。第三,中国当代儿童文学作家在海外的认可度正在逐年上升。第四,网络文学很有可能成为中国当代文学海外“走出去”的下一波新宠儿。

当然,中国当代文学在“走出去”的同时,还要真正“走进去”,这是摆在作家、出版界和翻译界面前的新课题。从海外传播和接受的角度来讲,在刘江凯副教授看来,在文学体裁上,小说和诗歌仍然具有非常强劲的力量。自20世纪以来,以海外英语为主,我们翻译出去的作家中,当代作家的数量多于现代的作家,且质量也高于后者,从而可以证明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以来,不仅在经济上取得了巨大的发展,在文艺、文学上也取得了世界瞩目的成果。

作家雪漠的文学代表作“大漠三部曲”(《大漠祭》《猎原》《白虎关》),已由美国著名翻译家葛浩文先生翻译成英文,前两部已由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在2018年出版发行。除了英文语种外,雪漠作品目前同时还进行着法语、德语、西班牙语、印地语、尼泊尔语、蒙语、俄语、梵文等语种的翻译,如《西夏咒》《无死的金刚心》《世界是心的倒影》《让心属于你自己》《雪漠小说精选》等文学和文化作品也已由各国的翻译家翻译完成,并将于2019年10月参展德国法兰克福书展。

2019年4月,雪漠出版了新作《堂吉诃德在北美》,该书围绕作者在北美四十多天实地考察的经历,深度思考了中西方文化的异同后而写作的游记。其中,书中专门写到了与葛浩文夫妇关于翻译计划的一个对谈。

雪漠的作品不仅仅打动了海内外的广大读者,同时被打动的还有各国的翻译家、评论家及诸多的专家学者,特别是他的小说。那么,他的小说为什么能打动人呢?复旦大学陈思和教授认为,雪漠的作品中有一种精神性的力量,他接过了萧红的精神。正是这种精神打动了葛浩文先生,让他喜欢上了雪漠。当然,让他喜欢雪漠的另一个重要原因还在于,雪漠的所有小说的人物都是活的人物,活的世界。所以,葛浩文先生一直在翻译雪漠的作品,一部接一部,包括《野狐岭》等作品。

雪漠的作品,不管是文学类作品,还是文化类著作,不仅数量之多,且质量更为上乘,每一部作品都是一个独特的世界,从不重复。所以,北京大学的陈晓明教授感叹道,其他作家到了一定时候就会重复自己,而雪漠的每一个作品都不一样。为什么雪漠永不重复自己,秘诀何在?“每一部作品,我都把自己打碎,就是我所有的作品都会把过去打碎,重新做一个雪漠,重新创造一个世界,重新创造一些活的人物。所以,每一部作品都不一样。” 雪漠说:“对自己的否定、对世界的吸收、对营养的吸收、对自己的打碎,精神性的投入、完全无我的奉献,以及喷涌的大爱,是我创作的一种特色。这一点,它肯定会打动世界,除非世界没有人类。因为人类只要有情感、只要有人性,必然会被我的作品打动,除非他不看。只要他一看,就会像磁铁一样离不开了,”

在《堂吉诃德在北美》里,雪漠谈到了中国文化在北美地区的传播现状,雪漠考察北美的初衷是想把中华文明传播到更广的世界,他认为中华文明所承载的那种超越的智慧,能够给这个世界带来和平,带来和谐,带来一种共同命运之和谐。但是,这是一个充满欲望的时代,西方国家更是如此,所以,当他将中华文明介绍给西方世界时,有点像堂吉诃德举着长矛冲向风车一样,显得有点滑稽,但这代表了一个中国知识分子的一点救世梦想。该书中的“文化传播偈”,正反映了他对海外文化传播的一些思考,其中提到文学与文化要扎根于本土,立足于中国大地,才能更好地走向世界、走入历史。

中国教育图书进出口有限公司出口综合部主管经理高洁认为,出版“走出去”,更要“走进去”。虽然进入西方市场有困难,但要保持谨慎乐观的心态,“走出去”是一项长期系统工程,单个项目的成功并不是整个事业的成功,依然会遇到选题失败、营销失败的情况。尽管如此,对于出版“走出去”,高洁依然充满信心。

怎么将我们的好作品传播到海外,尽大限度地让读者接受?在刘江凯副教授看来,中国当代文学海外传播应具有体系性的操作,从作家的创作环节到翻译环节,再到出版发行环节,都应在各个环节发力,但是最重要的力量一定是创作本身。他说,作家需要有耐心,把作品创作好,就像雪漠老师讲的,你不需要讨好你的读者,时间自然而然地会淘汰,会筛选出好作品。我们要相信读者的力量。

同时,姚教授认为,决定中国海外文学能走多远,版图能有多大的关键在于:中国当代文学能不能贡献出优秀的作品?中国当代作家能不能像雪漠老师这样经过凤凰涅槃似的坚守自己的写作?如果不能的话,中国当代文学海外传播便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正因为有了雪漠这样的作家,让他看到了中国当代文学海外传播有了能够走向更为广阔天地的一个很重要的保证。

对谈二:中国符号的创意美学

2019年8月23日上午11点,应北京如学传媒有限公司之邀,国家一级作家雪漠与著名导演王荣起、中国人民大学研究员耿秀彦做客第二十六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英文简称BIBF),进行了一场题为“中国符号的创意美学”对谈。

中国符号,是能够代表中国,并且足够影响世界的意象。它浸润传承了中华古老文明的精髓,可以是图形图像、文字组合,也不妨是声音信号、建筑造型,甚至可以是一种思想文化,一个时事人物。

2018年六月,由王荣起总导演带领团队打造的“感知中国”——《国华九韵》中华文化雅集展演,在世界最大的人文交流平台——法国巴黎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和意大利著名的罗马安东尼亚姆礼堂精彩上演。在对谈中,王荣起导演说这次的《国华九韵》展演,其整体策划受到《道德经》“有欲观其妙,无欲观其徼”的启发。对这句话,作家雪漠在《老子的心事——雪煮〈道德经〉》中有精彩解读。徼意为边界,观其缴,启发王导在艺术指导时运用跨界融合的手法。对于《老子的心事——雪煮〈道德经〉》,王导喜爱有加,而雪漠的文学作品,王导认为文笔非常有特性,特别是《一个人的西部》,让他在阅读中体会到一种“平凡中的巨大深刻”,油然而生感动之情。

耿秀彦老师是中国人民大学美学与现代艺术研究所研究员、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专家库评审专家。她在主编的国家“十三五“”时期重大出版规划项目《“文化创意+”传统产业融合发展研究》系列丛书(共26本)序言中说:“未来的竞争,不仅仅是文化、科技和自主创新能力的竞争,更将是哲学意识和审美能力的竞争。文化创意产业作为‘美学经济’,作为国家经济环节中的重要一环,其未来走势备受关注。”“党的十八大提出‘美丽中国’建设。十九大报告提出‘推动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更好地构筑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为人民提供精神指引’。毋庸置疑,未来,提高‘国家内涵与颜值’,文化创意产业责无旁贷。”

雪漠在《堂吉诃德在北美》里说:“一路上,我们都在讨论和寻找传播的多种可能性。因为,走的地方越多,我们就越是确认了一个现实:沿用传统的方式传播,并不适合当下的这个世界,假如不去改变它,不去开辟一条全新的路子——也可以在复制的基础上开辟——中国文化是很难真正地走向世界,被世界所熟悉和认可的。”那么,如何做?打碎所有的标签。所以,雪漠在对谈中说:“第一脚踩中华大地,第二,不要标签,甚至不要文化标签,重新诠释文化。我们的文化也必须重新诠释,融入时代主流,融入这个时代的话语体系,这时候需要消解自己。”那么,如何融入时代主流?雪漠提出,让文化改变生活方式。

对谈三:文化与生命健康

2019年8月24日上午10点,应北京如学传媒有限公司之邀,国家一级作家、文化学者雪漠与心医国际董事长王兴维先生、人民文学出版社编审陈彦瑾女士,做客第二十六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英文简称BIBF),对中国传统医学与心学、大文化与生命健康、文化构建与文化传承、文化力量与心医精神等话题展开了深入的对谈。

对谈中,雪漠首先谈到生活中自己亲身经历的两个病例:一是,一位重度抑郁症老者,在生不如死的状况下,读到“雪漠心学”系列丛书,继而走出抑郁“魔咒”,重焕生命光彩的故事;二是,被医生宣判只能存活四个月的晚期绝症患者,在极度恐惧之下,雪漠用传统老祖宗流传下来的智慧,让她借助于恐惧进入一种无分别状态,刹那间解除了她的痛苦。之后,她快乐、自由地又活了四年,做了很多利众之事。从这两则病例中,我们可以知道,我们的生命中需要一种文化,而且是大文化。为什么?雪漠说,因为文化是有能量的。

针对医学科研中出现的“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过度专业细分现状,在过去的讲座中,雪漠曾以“小鱼与大海”为例做了一个形象诠释,他指出现代医学往往只注重研究小鱼的局部器官、组织、细胞和分子等,却忽略了小鱼本身与整个大海,也就是说,忽略了个体生命与整个文化土壤的关系。

“文化是生命的程序。文化决定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健康。”所以,最近在北京BIBF活动期间,雪漠谈的最多的话题便是中国文化为什么要走出去。“因为中国文化善的东西可以影响我们人类的生命健康——这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它靠一种文化来支撑着人类。没有文化,人类就陷入战火。”雪漠说。

谈到健康,雪漠作品资深编辑陈彦瑾女士对此诠释了自己独到的见解。她说:什么是“健”?“健”其实是一种力量,就是生命向上生长的力量。任何生命都需要向上生长的力量,不论是植物、动物还是我们人类。这种力量来自哪里?当你思考它的时候会觉得神奇。所以,有人说这是上帝的力量,一种神圣的力量。不管来自哪里,总之,对生命来讲,向上生长的力量是不可或缺。这就是“健”。“康”呢?“康”的意思是宁,内心安宁,没有纷争。所以什么是健康?就是我既有向上生长的力量,我内心还非常安宁,不陷入纷争,非常平和、非常吉祥这样一个状态。

谈到健康的生命态度时,陈彦瑾女士借用李商隐的著名诗句“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与《诗经·上邪》中的“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归纳了两种生命态度,她说:一种是“藏”,囤积。就像气球,不断充气,膨胀,直到某个瞬间“砰”地爆炸;还有一种,就是“损”,像春蚕和蜡烛一样,去奉献,去燃烧,直到生命尽头。这是两种生命态度。而我觉得雪漠老师是典型的春蚕式和蜡烛式的活法,他以著书立说的方式,燃烧自己,照亮别人。

近日,雪漠自传体长篇散文《一个人的西部•致青春》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这是雪漠名作《一个人的西部》的青春版。在书中,对青春、对梦想、对成长、对命运、对成功等话题,雪漠结合自身的人生经历及生命感悟,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告诉我们如何选择人生梦想、如何走出庸碌、如何铸就无悔的青春。

作为本书的责编,陈彦瑾女士在选择封面颜色时颇具匠心,她着重选了自己最喜欢的绿色,这是生命的色彩,也是成长的力量。陈彦瑾说:每个人都可以是一棵树,从种子发芽,抽枝散叶,然后开花,把美好献给世界,再把果实献给世界。那么,这本小绿书,写的就是雪漠老师这棵树,开始抽枝散叶、孕育花朵并结出第一颗硕果——《大漠祭》的人生经历。这是他的青春岁月。书里面有很多生命感悟,让我们感同身受的同时又深受启发,它不仅仅给我们带来一种美好,还有一种信念。这种信念让我们感受到一种让生命发出光芒的力量。如果你已经度过青春,它会让你重温生命中那股最强劲的向上生长的力量;如果你正在经历青春,它会让你明白,如何让自己活得更有力量,更加健康。

针对《一个人的西部》这本书,王兴维先生也分享了自己阅读雪漠作品时的感受。他说:“读雪漠老师的作品,感受到生命被一种向上的力量推动着走。” 同时,他还举了身边一位绝症患者的例子。这位患者因为看了他推荐的《真心》一书,生命中滋生了一种力量。这种力量不仅给他带来了很多生命的改变,而且还对他的身体也有了一种巨大的帮助。所以,王兴维先生说:“这种力量不亚于一种良药,不亚于手术,它们是相辅相成的,是整合在一起的一种科学的方法。”

三场对谈活动结束后,雪漠均在书展现场进行了签售活动。其中,《堂吉诃德在北美》《老子的心事》《野狐岭》《一个人的西部·致青春》等新书颇受现场读者的热烈欢迎。(古之草、黄永虎)(北京如学传媒有限公司 供图)

责编:张阳

今日聚焦

热闻推荐

    首页 电脑版 客户端 关于海外网

    www.haiwainet.cn 京ICP备12041252号

    31618907,.共谈中国文化海外传播:“走出去”与“走进去”,.2019-08-28 13:24:28,.204450,.张阳,.middle